2019年11月23日 星期六
当前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行业新闻

恩施与盐寻故探幽

发布时间:2014-10-25 18:00 编辑:州盐务局

    盐从古至今都与人类的生存繁衍息息相关,盐的话题也历来为人们所关注。       恩施与盐相关连的记载,最早应是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列传》。上面记载到:土家族祖先巴人首领务相率部沿清江西迁时,在盐阳这个地方,遇到母系氏族部落首领“盐水女神”,以当地出产鱼盐并以自己的美色为诱惑,要务相留下来加入其部落,被务相拒绝,双方发生了战争,最后务相战胜“盐水女神”部落,“君乎夷城”,即在夷水建国。       那么这里有一个夷水与盐水问题。其实两水是一回事,都是现称的清江。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卷37《夷水》载:“盐水即夷水也。”著名考古学家童恩正先生在其《古代的巴蜀》中说:“《水经注》以夷水为盐水,虽然不能算是错误,但所指的范围太广,事实上是清江的上游才能称为盐水。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列传》李善注引盛弘之《荆州记》:‘案今施州清江县水一名盐水。源出清江县西都亭山。’清江县为隋置,即今恩施县。又北周时曾在清江上游设盐水县,故治亦在今恩施境内。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82记盐水县在‘(施州)卫城东百七十里,吴沙渠县地,后置盐水县。’在古代,这一地区也确实是产盐之地(指今利川产盐———笔者注)。因此我们推测廪君传说中的盐水,应该就是指此而言,而当时建国的夷城,当亦与今恩施相去不远。”       童恩正先生没有写到,恩施还有不少关于盐的地名与传说。从地名上看,恩施市境内有盐水溪。清嘉庆三年(公元1798年)版《恩施县志》在关于清江的记载中就有“盐水溪水至西南流注之”。也许正因为恩施有盐水溪,古代产盐,曾在恩施设盐水县。《恩施县志·古迹》载:“盐水废县,在卫城东四十里。后周置县,并置资田郡;大业初以县属清江郡。”又:“清江郡盐水,后周置县,武德四年废盐水县。”由此可知,早在公元600年前后,恩施就有了与盐有关的行政区划。另利川建南不仅产盐,其团堡乡境内有一叫“隔断”的地名,传说与盐有关。传说四川(今重庆)境内的盐水是从利川流过去的,过去当地有盐井,后因故封了,当地人称“封”为“隔断”,故有了此地名。恩施市盐水溪的历史与现实,就更能勾起人们对古代恩施产盐的想像了。       盐水溪是恩施市区北郊的一条小溪,发源于大溪沟,经山壑间数道泉流融会,至石场坝再汇入松树坪之水,渐成大势,于旗峰坝一碗水注入清江。盐水溪得名于其处原产食盐,民间传说,过去有八口盐井(一说只有一口,叫八角井),后因战乱封闭,后人不知具体位置。因过去恩施人大多吃四川云阳井盐,而传说中恩施之盐与四川之盐共为一脉,恩施在上,云阳在下,恩施开井制盐,就断了云阳的盐路,故有“打开恩施一口井,饿死云阳一县人“之说。       据当地村民介绍,古盐井的大体位置在溪流上段的油榨房,这个地名是因为解放前开了一个大油榨房,其实原来叫马福园。马福园也是后来叫误了,真正的名字叫马福元,因原有一个叫马福元的盐班头很有名,死在这里,以他的名字叫成地名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当地政府组织村民在马福元挖盐井,曾挖出古人制盐作坊遗迹,后来没有继续,无果而终。离马福元不远的方家坝五道涧一带,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由地质队钻井寻找石油,盐矿是油矿的一个副产品,这也是盐水溪有盐的一个佐证。盐水溪至今仍出盐水的地方叫石场坝,山边一处人家门前有一块沼泽,就是因水咸不能种庄稼形成的,屋后有一口井,水也是咸的,村民们都说,用这里的水打不成豆腐。       恩施地区古时产食盐尚有大抵时间可考,什么时候停止食盐生产已无从考证,估计古时人口不多,盐产量不高,加之后来食盐生产由朝廷严格控制,或因为战乱等原因,不再生产食盐了,以至后来靠朝廷拨配食盐,又因食盐供配问题产生予盾,激起战争。北宋年间,恩施就发生过反抗朝廷禁运食盐的斗争。当时,由于宋王朝政治腐败,对食盐管理不善,同时赋税沉重,致使许多盐民逃亡,食盐减产,供应紧张,宋王朝就对包括施南在内的“蛮人”停止食盐供应,引起恩施土家族先民极大的愤怒,在高州(今宣恩高罗)刺史田彦伊领导下,各羁縻州奋起反抗,使宋王朝边境不得安宁,被迫恢复食盐供应,签订了粮食与食盐互换协议,并于宋真宗咸平年间(公无 998———1003年)将这个协议刻在石柱上,立于边界,史称“咸平石柱”。       至清代,施南府属地区主要食用川盐,但需由政府调拨,但有份额,其凭征为“引”。民国时期,社会混乱,政府对盐管理松弛,盐被商家掌控,一些人因经营食盐成为巨富,如恩施大峡谷沐抚前山谌松青,即为贩盐出身,后成为前山一霸。有些人家吃不上盐,故有“广椒当盐,合渣过年”之说。       恩施与盐,有许多的历史与故事。
责任编辑:州盐务局